恢复 单身后的王大仁在忙什么

恢复 单身后的王大仁在忙什么

不得不承认,创意总监与品牌之间要以不是生死与共的关系了。在结束与Balenciaga(巴黎世家)的工作契约后,时尚界当红小生Alexander Wang回到了纽约。 

对于不少中国人来说,我们还是倾向于他的中文名字”王大仁”。从成长背景、设计风格,到圈内好友、行业八卦……这位拥有亚洲面孔的设计师身上有太多话题,最新一季创意总监离职大戏便是从他开始的。

 

10月3日,王大仁与开云旗下品牌Balenciaga的分手秀在巴黎的一间教堂里发布。脚踩蕾丝拖鞋的模特们鱼贯而出,象牙白色的网纱、丝质面料成为春夏系列的主角。我们在设计师谢幕时又看到熟悉的一幕,黑色中长发的王大仁照例一身黑衣黑裤轻轻巧巧地跑上T台,手中还握着刚用来拍摄走秀全程的手机。一方面是因为这位80后真心热衷Po图,但更加重要的原因在于——这是他谢幕秀。

Balenciaga 2016春夏系列

 

从2012年开云老总François-Henri Pinault向他抛出橄榄枝,到如今分道扬镳前后不过三年。对于王大仁的出走,业内圈外揣测纷纷,官方口径则是——他更希望专注于自己个人同名品牌Alexander Wang的发展。

就在一个月前,巴黎世家宣布了新任创意总监人选Demna Gvasalia。相似的是,这位德国设计师同样年轻(34岁),同样运营着自己的独立品牌Vetements。既然老东家已经找到人,结束脚踩两条船的王大仁将往哪里走呢?英国时尚杂志i-D同他聊了聊。

全情投入在个人品牌上

我有自己的品牌,从长期角度而言,这才是我应该关注的。王大仁说道。这里要提醒的是,他虽然只有31岁,可同名品牌正在庆祝十周年。据Alexander Wang称,销售数字已经超过1亿美元,从2011年至2014年,年营收增长了20%。

王大仁的父母在旧金山做塑料制造生意,自小生长在那儿的他在18岁那年考上了纽约帕森设计学院。从那个时候开始,他就立志做自己与同龄人真正想穿的衣服。我并不是学院里面非得用概念性时装碾压他人的设计师。这也解释了如今我们看到的Alexander Wang:融合了多种上世纪90年代的文化元素。

尽管Alexander Wang这一标签如今风光无限,与HM出个联名系列还引得众人排队抢购,但从设计师的话语中来看,事情的开头并没有外人想象中那般顺利。在街头风或者说王大仁风尚未席卷时尚界之前,他不得不绞尽脑汁完善供应链、寻找Showroom、拓展订货网络等等,可谓含辛茹苦。有时候你读到的媒体报道不那么正面,有些事情不尽如人意,但只能想办法解决,接着走下去。他说。

单飞后的日子忙着呢

 

与之相比,法国知名时装屋Balenciaga则是另一番景象。(2012年)上任时,我从来没有为其他公司打过工,这让我有机会了解与 Alexander Wang完全不同的品牌。在执掌Balenciaga时,王大仁像超人一样不断穿梭于巴黎和纽约之间。他的一个下午可能意味着:拍摄Alexander Wang品牌早秋新款型录,制作Alexander Wang品牌的男士配饰,做一系列 Balenciaga的批复工作…用他自己的话来说:我像疯了一样在工作。

大家都觉得三年时间很短,我只知道在这段期间内,我们每年营收增幅是两位数。王大仁说。在Balenciaga的三年历练让他运营同名标签时更加游刃有余,面对媒体谈及市场、营收、门店等品牌策略时也变得圆润得体起来。

如今,恢复单身后的王大仁完全没有清闲下来的迹象,开新店、洽谈投资……就在离职公告发布后不久,Alexander Wang的全球最大旗舰店在伦敦西部的Mayfair开张,澳门独立门店也紧跟着鸣锣开门。从账面上看,大约60%的销售额是来自除美国之外的国际市场,英国目前是品牌最大的海外市场之一,的包括有中国、意大利以及加拿大。

 

要扩大影响力光开店还不够。要知道,王大仁心中的时尚风云人物是创造全球第一大生活方式品牌的Ralph Lauren。可想而知,Alexander Wang的品类版图势必不会仅止于时装。

 

他到底为时尚界带来了什么?

在今年《时代》杂志公布的100为最具影响力人物中,王大仁与Diane von Furstenberg一同上榜。当然,并非所有人都愿意买账。《纽约时报》时尚评论人Vanessa Friedman就在自己的专栏中写道:他的影响力也许在于可以说服年轻人进入这一行业,也许在于改变时尚设计师的传统形象,成为了接地气的榜样。

不过,你可能注意到了,以上所述均不涉及设计本身。在她看来,真正具有影响力的设计师往往为行业带来改变:某个设计样式,或某种商业模式。如果用这个标准进行检验,那我认为时尚新闻媒体紧密关注,并影响一大批设计师的Hedi Slimane更有资格,他摇滚风格的服装被人们用低价广泛模仿。与他相似的还有Nicolas Ghesquière和Phoebe Philo,这两位设计师也给了高街品牌们许多灵感。 她写道。

王大仁自己在接受i-D采访时笑称,自己在过去的十年来也就开了几场派对,让好多人酩酊大醉而已。对我来说,时尚就像一场逃离。谈到未来,他斩钉截铁地说:只要你有干劲、雄心、创意、热情,肯下苦工,什么都有可能发生。我有自己的一套方式,例如社交媒体和与众不同的营销活动。

这位社交达人在HM联乘系列上架前迅速地将预告Po上了Instagram上;去年圣诞Alexander Wang牛仔裤推出前夕,品牌账号又发出了一张撩人广告;就连十周年的胶囊系列也是由大家通过社交媒体票选而出。

时尚已经没有规则。或者说,人们非常期待年青一代可以打破原有的行业桎梏,就像Youtube也能出明星一样。王大仁可能扮演的就是规则破坏者,在这个时代的弄潮儿眼中,他深得人心。